返回利发国际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  | 
站点导航
你所在的位置:利发国际官网 > 女性 > 婚姻情感 > 谁用情深铸成牢全文阅读 谁用情深铸成牢最新章节

谁用情深铸成牢全文阅读 谁用情深铸成牢最新章节

2017-08-07 13:42:44 出处:利发国际官网 作者:猫咪
标签:

二十二岁那年,我亲手捅破了自己的处.女膜,然后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叫严久寂的男人。

他图我的身体,我图他的钱,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。

可事情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味,大概是从他爷爷在他家第一次见到我开始,当晚,他就甩给我一份婚前协议,说要和我结婚。

那时,我也才二十四岁,我没考虑过结婚这事儿,我只一心想要赚很多很多钱。

严久寂也是足够了解我,当时就说,只要我同意结婚,他就无条件给我五百万。

五百万,对于在海城打拼的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一个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数字,对我来说也是。

我当年的卖身钱,也不过区区二十万。

我考虑不到三秒钟,当场就在协议上签了字。

严久寂挑着眉看我:“不看看内容?”

我笑着勾住他的脖子:“反正除了这身体,我也没什么可以亏给你的了。”

严久寂也很直接,当场就撕烂了我身上的衣服,没有任何前.戏就闯了进来。

这个男人在床.上向来粗暴,刚开始,我为了适应他吃了不少苦头,不过两年下来,身体早就已经熟悉了他,很快就有了反应。

我习惯性地咬住唇,不让自己叫出声,可是严久寂这一次很故意,他横冲直撞,捣得一次比一次深,像是在和我较劲。

我的手不自觉得抓着他的后背,痛苦和欢愉,很难说出哪一种感受来得更多。

除了严久寂,我没有其他男人,所以我没得比较。

但是我敢肯定的是,在做.爱这件事上,严久寂绝对是个中翘楚。

每一次和他做,我都像是要死一回一样。

这一次也一样,当他退出去的时候,我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没有任何多余的温存,他像往常一样,在第一时间起身去了浴室。

很快,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,我知道,他在洗澡,他是个有洁癖的男人。

他不喜欢自己的身体上残留任何不属于自己的气味,包括我的。

我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有力气打理自己。

用纸巾擦掉粘稠的液体后,我按惯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,拿出避孕药,却发现药盒刚好空了。

我在心里低咒了一声,眼睛瞟了浴室里若隐若现的身影一眼。

按照我对严久寂的了解,他一时半刻恐怕出不来。

而我不想发生任何意外,于是,在床头柜留下一张纸条之后,我火速穿戴完毕,出去买药。

严久寂好清静,所以选住址的时候,特意选在了山上,从手机地图上看,最近的一家药店,距离这里也有足足五公里。

我没有驾照,不得已,只好找到了严久寂的专职司机老陈。

老陈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和严久寂关系的人,深夜被我吵醒,他也没有生气,二话没说,立刻去车库提了车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上欢.爱过后的痕迹太明显,我总觉得今天晚上老陈看我的眼神有点怪。

不过我向来是一个很沉的住气的人,所以他不开口问,我也全当没察觉。

到底,还是老陈先开的口:“顾小姐,你前两天是不是去过仁德医院?”

仁德医院?听到这个名字,我警惕地盯着他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老陈也该是发现了我的面色不善,当场就摆了摆手:“没事没事,就是随口问问,随口问问……”

我没说话,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他。

足够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性格,他既然已经提了头,那就必须给我说清楚。

老陈许是被我盯得难受,到最后也只得硬着头皮往下说:“顾小姐应该也知道,我有一个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女儿,也是仁德医院的常客,那天去看病的时候,好像是在住院部看到你了。不过也不排除是我老眼昏花,所以就随口问问……”

听了这话,我终于感觉松了口气,问:“你女儿心脏不好?”

能在仁德医院住院部看到我的,只有一个地方,而那个地方住的,全是心脏有问题的病人。

老陈点了点头,声音听起来无奈而又落寞:“嗯,先天性的……”

先天性心脏病,这个名词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。

不,准确来说,应该是相当熟悉。

窗外,忽然下起雨来,偌大的雨滴拍打着车窗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
“如果你女儿病情尚轻,还能行动自如,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,体验她没有体验过的生活吧。毕竟,别人七八十岁的人生,她可能走不到一半……”

我的声音,又轻又慢,像是在对老陈说,又像只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
猜你想问
相关百科
Copyright ?2010 88lifa.com 利发黔ICP备15001417号-1 沪B2-20100008 文网文[2008]150号 联系邮箱:adou@quxiu.com
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地图 乖乖利发国际娱乐问答 每日归档 专题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