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软件资讯 > 言情小说 > 都市最强仙帝 > 正文

诡行天下(耳雅)全文阅读_诡行天下全文+番外TXT微盘下载

作者:Shrek 来源:乖乖游戏 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18日 20:58
都市最强仙帝
都市最强仙帝

类型: 言情小说 大小:12.00MB

标签:

立即下载

乖乖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最新耽美小说诡行天下(耳雅)全文阅读_诡行天下全文+番外TXT微盘下载 《诡行天下》:展昭的大哥失踪了,留给他唯一的线索只是一个地名,展昭和白玉堂一路寻找,却遇到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案件……?

诡行天下小说安卓手机下载》》》

诡行天下小说苹果手机下载》》》

小说简介:

这世间真有魑魅魍魉么?民间传说、消失的古法、巫术咒语、是否都真实存在?是异术还是心魔,一鼠一猫带你揭开层层迷雾。 PS:文章秉承一贯风格,剧情案情是曲折的,基调是欢乐的,内容是轻松愉快的,感情是专一纯粹的,小三变心之类是绝对没有的,最后结局必然是大团圆的!

小说章节试读:

01 伊水之腹

蕖山县一带,有一个关于伊水之腹的传说。

在流经蕖山的伊水河里,有一种叫马腹的妖物。山海经有记载,马腹乃是妖兽,虎身人面,啼哭如同婴儿,凶残食人。因它长年生活于水中,待行路之人骑马渡河,它即窜起咬住马腹行凶,故而得名。

因此,伊水一带的人从不徒步或骑马过河,无论水深水浅,都要用小船或竹筏代步。

马腹此物的由来也是众说纷纭。最普遍的一种说法是,伊水南岸土壤肥沃、村镇富裕,所以南岸一带的人都生得强壮。北岸土地贫瘠,产的粮食不足以果腹,故北岸人长年食用一种叫孚谷子的野草充饥。这种草有毒,吃多了会长不高,因此北岸的人大都矮小。

据说伊水南的人经常欺负伊水北的人……高个的南岸小孩儿,会把瘦小的北岸小孩儿推进湍急的伊水里,不幸淹死了的小孩儿就会化身成马腹,想方设法报仇。

所以伊水一带的人,在坐船过河的时候是从来不敢欺负弱小的,否则当夜必死无疑。

如今伊水南北两岸都归属蕖山县,北岸是城镇南岸是农田,彼此融合,南人欺负北人的事情也早就不再发生。关于伊水之腹的传说,更是早已被人淡忘,只有几个老人还依稀记得曾经闹得人心惶惶的几次马腹伤人事件。

正月初六这一天。

蕖山县居民还没从过年的喜庆里走出来,县里就出了件事……

伊水下游一带,浮起来了三具少年的尸体。小的十来岁大的十五六,衣衫破烂全身发紫,似乎是落入了河中被淹死的乞丐。蕖山地处西南两地来往的要道,县城之中各色人都有,乞丐更是随处可见。

当地官府以不慎落水草草结了案,尸体停在殓房之中等亲属来认领,若是三天没人领,估计就找个乱葬岗子埋了。

可就在当天夜里,只听到衙门里一个守卫惨叫一声。

县令衙役赶去一看……守卫躺在地上,面皮蜡黄横死了。而放着三个乞丐尸体的殓房大门则开着。众人提心吊胆进去一瞧,瞬间后背汗毛直竖——那三个乞丐的尸体,没了!只地上留下了三串湿漉漉的,小脚印。

天一亮,仵作来验了死去守卫的尸体,道,“吓死的,苦胆都破了。”

县令更觉发毛了便下令所有知情的压抑,禁止外传。

原本以为,抚恤了死去看守亲属,这一篇儿也就算翻过去了。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,县太爷七孔流血死在书房里了,其他几个知情的衙役,连同验尸的仵作全部死于意外。

这事情一传十十传百,整个蕖山县闹得沸沸扬扬,就有人想起了马腹行凶的往事。

蕖山县上一级的洛州知府也被惊动了,连夜派了捕快来将县衙门封了,开始彻查此案。

来那捕快在江湖上小有名气,姓梁,名叫梁豹,人称金刀神捕。只是涉案人差不多都死光了,他只好先派人全城戒严,搜查三个乞丐的尸体。

一晃,正月十五到了,案子还是毫无进展。

晌午时分,城门口站了很多排队等待检查进城的百姓,一旁有茶寮,等累了可以去喝口茶水。

在茶寮最靠外的一张桌子上,坐着两个姑娘,不到二十岁,穿着灰布褂子和长裙,没首饰,提着鼓鼓的行囊。两人看来是姐妹,样貌姣好就是皮肤稍显粗糙,可见不是大家闺秀,而是走江湖的。

“姐,怎么查那么严?”

“大概是捉逃犯,咱们小心些。”

“怕什么,咱俩坑蒙拐骗偷可没名儿。”

这两个女子都姓严,一个叫三凤一个叫四凤,从小混江湖,会些拳脚,靠小偷小摸和给大户人家做法是驱鬼捉妖骗人挣钱,江湖上还有个花名儿叫梁上双凤。

“唉。”四凤戳戳三凤,“姐,进城前再干一笔么,不然住店不够了。”

“怕什么。”三凤笑了笑,“没听到一路都有人说城里闹鬼么,咱么这回挣票大的!”

四凤点头,一眼却瞥见了远处……有人往这里来。

“姐!”四凤压低声音,“那个穿蓝衣裳的,多俊啊!”

三凤伸手掐住了她耳朵,“你管人家俊不俊,关键是有没有银子!”

“真的!”四凤拉着她袖子,“快看。”

远处的官道上,缓缓行来了几个人,这一队人的组合相当有意思—— 一大两小,还有一匹马,和一只……小熊?

走在最前面的,是一个黑衣少年,看起来应该不到十岁,背着一把和他差不多大的黑刀。这少年样貌干净俊俏,虽然还有些孩子的稚气,但感觉很稳健。

这少年没有骑马,只是慢步走着,左手牵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的缰绳。

而刚刚四凤说的那蓝衣男子,正是坐在马上之人。

这人看起来二十出头,身形很挺拔,微微垂着头,似乎是在发呆。他穿着一身靛青色衣衫,袖口和腰间都有月白色滚边,更显得人修长。离得远卡不太清楚五官,但给人感觉很是温和儒雅,应该是个书生吧。

不过最有趣的还是书生另一边走着的那一只小熊。个头和小马驹差不多,更胖些,一身的白毛懒洋洋不紧不慢地走。小熊背上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娃娃,白衣外面罩着件精致的鹅黄小袄,圆脸蛋大眼睛,乌黑的头发……可爱至极。

这三人是谁?

走在前面的少年叫箫良、骑在马上的是展昭,而那只小熊其实是爪狸,叫石头,驮着的娃娃是小四子。

展昭前几日接到了大哥展晧托人送来的一个锦盒,打开一看却中了机关,双眼中毒暂时失明。

展晧给展昭的口信里头提到了蕖山县,展昭怕晚了大哥出事,所以没等到公孙研制出解药,就独自走了。

没想到半道让骑着石头追来的小四子和箫良截住了。

小四子狠狠“训”了展昭一通后,两个孩子决定给他做“眼睛”,陪着他来蕖山县,并且一路留下记号,好让公孙他们能追来。

“应该是有银子的人家吧?”四凤托着下巴微微一笑。

三凤看了半晌,“你从哪儿看出这书生俊俏的?都看不清楚五官!”

“一看身形就知道。”四凤说着站起来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“做买卖啊。”四凤对她姐姐眨眨眼,“顺便看看是不是真的俊。”说完,走过去了。

远远的,她就听到坐在小熊上的小娃娃说话,“喵喵,你渴么?前面有茶摊。”

四凤微微皱眉——喵喵?还是妙妙?一个男人怎么取那么个名儿?

“好多人啊,看来要等很久。”箫良见茶摊也没位子坐了,就从马背上解下水囊来,跑去茶摊买水和点心,让两人原地等着休息。

四凤一看见机会正好,就晃了过去。

“哎呦。”她到了展昭身边,佯装不小心摔倒,仰起脸来,就见展昭正低头看她呢。

双眼一对,四凤一惊——暗道还好没有冒冒失失动手。这人俊是俊,但她就混江湖了,能看出此人不止会功夫,而且还很强。

展昭问她,“没事吧?”

“没。”四凤爬起来,偷眼又看了一眼,心说,乖乖,眼睛亮鼻梁挺。

正在出神,前面来了一队官差,正沿路发衙门的榜文。

“好多官差哦。”小四子对展昭说。

“官差?”

“嗯!走到跟前了,在发东西呢。”

四凤听到后有些狐疑,下意识地又看了展昭一眼,就见他双眼望着前方,眼睛是漂亮……却似乎是少了些神采。想到这里,四凤心中咯噔了一下……不会吧?!

这时候,捕快已经到了跟前,递过一张榜文来,“唉,都看看啊,进城都小心些,有线索的赶紧到衙门报官,有重赏!”

展昭接过榜文来,递给了一旁的小四子,“小四子,念念。”

“哦。”小四子接过榜文自己先研究了起来。

四凤想笑,这么小个娃娃能认识多少字啊……心中也已经了然,真可惜啊,这么好看个人,竟然是个瞎子。

“喵喵啊,榜文说,城里出了命案死了好多人,还有三个小乞丐的尸体被偷走了,要知道线索就去衙门报官,抓到人赏银子五千两哦!”

“小乞丐的尸体丢了?”展昭轻轻一扬眉,不太明白为何要偷小孩儿的尸体。

这时候,箫良急匆匆回来了,“展大哥,听说城里出了大案子,县太爷都死了!”

四凤心中暗暗琢磨,原来这书生姓展啊。

展昭问捕快,“谁那么大本事,将县太爷也杀了?江湖巨盗还是朝廷钦犯。”

“呵。”那捕快见展昭像是有些身份的人,就无奈地笑了笑,摇头,“要是人干的倒也简单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箫良吃惊,“你的意思是杀人的不是人?”

正在说话,突然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了一个乞丐,趴到捕快面前,“大人,您行行好给我们要饭的留条活路吧。”

“啧……”捕快皱眉,对远处的衙役说,“唉,这儿还有一个,拷起来带回去。”

展昭不解,“为何捉乞丐?”

“上头吩咐的。”那捕快说着话,见乞丐抱着自己的腿不放,厌烦地一脚踹过去,“去你娘的,滚远些,别脏了老子的裤……”

只是那捕快还没骂完,突然就不说话了,定在原地不动弹。

“啊!”四凤正面对他站着呢,惊叫了起来……再看那捕快,晃了两下后仰面栽倒,七窍流血气绝身亡了。

这时候,不知道人群中谁喊了一声,“马腹大仙杀人啦!”

人群瞬间乱了起来,众人撞开城门一拥而入,连守城的官兵都不敢拦阻。

……

蕖山县南岸的渡头,一艘渡船正慢悠悠地驶离,往北边的蕖山县城行去。

船上人不算多,几个精装汉子腰间绑着绳索,看来是去北边县城干力气活的。几个带着孩子的老妇挎着篮子,里头有新鲜的冬笋,应该是去走亲戚。还有几个商贾和一些走江湖的人物。

在渡船尾部的墙边,坐着一个白衣人。

此人头上带着个白色的斗笠帽檐压得很低,身边一个包袱,手中拿着一把套着白布套子的长刀。他低垂着头似乎是在休息,身材修长,坐在角落里并不引人注目。有几个善织秀的农妇倒是朝他看了好几眼。不为别的,只是他那一身看似款式简单的白色织锦长衫……料子实在是上乘,做工也极考究。此人非富即贵,蕖山县也算偏僻,很少能看到这么考究的公子哥了。

船行至江中,就见几个船工走到船头跪拜,好些老妇也跟着跪了下来。

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正跪在那白衣人身边。

“老人家。”

老夫就听有人叫他,声音干净却是有些冷冰冰,抬眼,就见那白衣人轻轻用刀柄挑起斗笠的帽檐,低声问她,“为什么跪拜?”

老人家可是睁大了眼,她这辈子见过不少男子,头一回见样貌这般出众的。

“呃……”良久才收回了心神,老妇低声道,“这几日,据说是马腹大仙显灵了,所以过河一定要拜啊。”

白衣人微微皱眉,没说话。

“哇……”

正这时候,一个跟着自家奶奶跪拜的小娃娃不小心摔倒,一双手拍在了前面一个大个子的裤腿上。

那大个儿大概是新买的裤子,见裤腿上黑乎乎一个泥手印,双眼就是一瞪。

小孩儿赶紧扑入奶奶怀中,被他吓哭了。

那老妇赶紧赔罪,可这大汉一看就不是善类,扯着嗓子要她们赔十两银子的裤子钱。

老妇只好给他赔罪,但他死活不依,非要钱,吓得孩子哇哇不停哭。

白衣人往那里看了一眼,琥珀色的眸子颜色稍微深了些,眼神更加冷冽。这时候,就听身旁老太太低声嘟囔,“作死啊,在伊水上还敢欺负妇孺,死期不远了……”

她的话音一落,突然就见那黑大个身子一僵,随后普通一声仰面栽倒……七窍流血而亡。

穿上好些本地人都跪地求马腹大仙息怒。最后船工将那大汉尸体扔进了河里,船才再度前行。

俄顷,船平安到了渡头停下,白衣人上了岸,匆匆往城中走。

这白衣人,正是白玉堂。

他前脚刚回了陷空岛,没多久公孙就派人给他送信,说是展昭受伤独自跑去蕖山找他失踪的大哥了,信后不忘附上一句——展昭双眼看不见了,众人提议找白玉堂帮忙,他死活不肯。

白玉堂扔了信,早两天就到了蕖山,这几天将整个城都转了一遍,听得最多的就是——马腹大仙。

分页: 1/1 12 下一页
标签:
小编利发国际官网推荐
  • 极限穿越
  • 疯狂的嘟嘟
  • 高铁火车驾驶模拟器
  • 趣味火柴
  • 天天猜歌
  • 三分球大赛
  • 猜谜语
玩家评论
利发国际官网推荐游戏

关于本站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通行证注册

利发国际官网单机游戏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. 沪ICP备15054691号-1
Copyright?2004 - 2016guaigu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