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卓软件 > 言情小说 > 与君相思
与君相思
与君相思
  • 类型: 言情小说
  • 版本: v1.0
  • 大小: 12.00 MB
  • 标签:
4.5 (6评分)
扫二维码下载
游戏简介

穆青暖费力地将穆祈推离自己的身体,轻轻地将他靠在墓碑上。穆祈昏死过去了,整个面容惨白惨白的,眉目却依旧紧皱,似乎昏迷的时候他也有着无尽的烦恼。

她忍不住伸手将他的眉头抚平,随后幸幸焉地将那把染着她血的银剑放在一旁,却见他的左手似乎握着什么东西,她微微一愣。那东西被他攥得死死的,她费了十足的力才将他的已经握得发白的手指张开,而她的心跳也随着他指尖地缓缓松开快速地跳跃着,直到她看见那几抹红色的相思豆顺着他的指尖滚落了下来,穆青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在那一霎那突然停息了。

她想也未想,抓起相思豆就要朝空地上扔,她的指尖在颤抖着,那七颗红豆灼热着她的手心。

穆祈或许不止这几颗相思豆的来意,可她却记得清楚明白。

那是段宵曾送给她的,用一根红绳将七颗相思豆串在一起系成的,特地在去南周时系在她的手腕上,祈求她平平安安归来。

她的手在微微颤抖,最终还是忍住了将它们扔出去的冲动。她喘着粗气,手渐渐放下,将七颗相思豆放进了怀里,胸口的位置。

明明已经放下的东西,无论如何却割舍不下……

如果要扔的话,也要当着段宵的面扔,问他竟然如此处心积虑,一步一步,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装痴卖傻对她假惺惺的!

平复好心情后,穆青暖再度靠近昏死过去的穆祈。

过紧的距离,穆青暖清楚地看到穆祈的白衣已经染成了血衣。她想将穆祈的贴身白衣褪下,然后观察下他的伤口究竟多严重。可因酒水和血水的滋润,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肌肤。尽管穆青暖已经放轻了动作,可在掀开白衣的瞬间,穆祈轻轻地□□了一声。

白衣下的肌肤一片血肉模糊。不止背上的伤痕多,连胸口也有几处极深的,甚至有一处直逼心脏,但这个最严重的似乎不是最近造成的,而是几年前。

穆青暖眼睛一红。

这么严重的伤,他之前竟然还逞强!竟然还喝酒!这么做导致他之前匆匆包扎的伤口全部发炎,变得更为严重!这个人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爱惜自己!

穆青暖在疼惜中也有些微微气愤。

她的思绪在治理伤口时渐渐飘回到了过往。

段钰七岁那年,偷偷溜出宫时,被人贩子迷昏拐卖,最后虽侥幸救回,却仍然改不了喜欢出宫贪玩的坏习惯。母后日日忧心不已。于是,外公便将他得意的四名弟子赐予给她作为她的贴身暗卫,两男两女,为了保护她的安全。

他们分别是谢华言,谢宁,谢秋言,谢妍。

这其中,外公唯独中意华言,最后还将他收为了养孙子,有意让他继承谢家的家业。外公曾说过,他是在战争时,在南周与西锦的边界捡到尚在襁褓里的华言的,而他的脖子里挂着一枚暖玉。

外公总是称奇道:那是饥寒交迫寒冷的冬天,那个小小婴儿竟然活了下来。军中没有奶妈更没有怀过孕的妇人,我们这几个打仗的老爷子只得喂他喝羊的奶水,他竟然也活了下来。可见生命力之顽强啊!哪像你,小小年纪除了青青的母乳,什么都吞不下,真是差距啊……外公看着她时总是一脸痛心疾首。段钰知道,外公虽在知道母后在她出生时隐瞒她性别时勃然大怒,但,他比谁都希望自己是个男儿身,而他即使知道她真实的性别,也把她当成男儿养大。

凭着外公曾经零碎的记忆,她那时总想方设法想为华言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可是,她在整个西锦贴公告重金寻人都未找到。

于是,那次去南周的大好机会,她便怂恿华言去南周碰碰运气。哪知,华言一找,就失踪了好几日。再见面时,却是那种情况……那日她惨死在华言怀里,华言究竟是如何从重重包围中逃离的?三年间有发生了什么,华言竟然成为了南周太子……如今想来,当初的一切恍如隔世。

穆青暖撕下自己衣裙为穆祈包扎伤口,手法一如前世的曾经,她的目光专注于伤口,竟连穆祈之后幽幽转醒也未知。

脖颈一凉。

穆祈不知何时摸回了他那柄剑,也许是穆青暖对着他的伤口太过专注了,竟未发现他的小动作。而此时,这把剑正搁在他的脖颈上,她不抬头也知,穆祈此刻的表情一定戾气十足,就如同刚才。

可是,她不懂。对于华言,她自以为自己很了解。他们相处了足足十年。暗卫的他,副将的他,冷漠的他,严谨的他,但无论如何,也从未见过他如此杀意,如此凛冽的目光。

此时此刻的他,让她陌生到了极点。

“郡主,你为何会在此?”穆祈眯着眼睛冷冷地打破僵持。

穆青暖觉得有些凉意,心跳在刚才一瞬间停滞了。她疑惑并带有讶然地望向穆祈,不明白她都救他一命,为何还要对她冰刃相向……此时清醒的他应该看清楚了她是谁了……即使她不再是西锦太子段钰,她现在可是南周的青暖郡主,他身为南周太子的婚约者啊!

哪怕没有这层关系,她也和他无冤无仇,他的情绪为何如此激烈,仿佛她就是他的敌人一般……“太子……”

剑,又贴近了一分,冰凉凉地划开一道血口,让穆青暖一下子忘了要出口的话,呆立在原地。

穆祈盯着她的眼,一字一句冰冷地问道:“你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,都给本王解释清楚,否则,本王不会因为你郡主的身份而轻易地放过你。”仿若被他发现她有说谎,亦或者被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,剑下无情一般。

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,慌张慌乱地跳动着。她也从穆祈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有些变形的表情。她知道自己该马上撩起袖子指着穆祈吼穆祈你在干什么,你疯了吗,又或者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他一声华言,告诉他,她自己其实是段钰。

可是,那些话语停在她的嘴边,怎么也说不出口……开不了口,开不了口告诉他,她是段钰。

的确,那么奇幻的事情谁会信。不,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她在怕什么?她难道还怕华言会害自己不成?

可她的身体却像是被钉住般,动弹不得……

穆青暖扪心自问,她并不怕华言,反而,华言是她前世最信任的几人。

可是现在……她咬了咬牙,定定凝视着夜空下丰神秀美的青年。

他只是穆祈,南周的太子穆祈!她再怎么忽略,也不能把他的身份忘却。

穆青暖不由闭眼暗暗骂了自己一句,深深呼出一口气后,手指在袖中握成拳。

“太子面对恩人就是用拔剑相向礼遇之的吗?”穆青暖的嘴角渐渐划开苦涩的笑容,“太子莫非以为本郡主有空跟随你来此处?”她瞟了一眼看戏的白马,悠悠嘲讽道:“若不是太子殿下的坐骑载我来这,这种阴森的地方,本郡主还不削来呢。谁知一过来,就见这里躺了一个熟悉的半死人,而这半死人此时此刻却在恩将仇报!”

白马似有所感的点点头,让穆祈的表情缓和了一下。

穆青暖抬起眼脸,目光灼灼地望着穆祈道:“太子殿下,你这剑究竟要驾到何时?”

剑,轻轻颤了颤,僵住了。

“……”

穆祈收回剑,神色有几分恍惚,末了才僵硬道:“抱歉。”

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未戴银色面具,眉头又是一皱。

穆青暖恐他又反悔,连忙道:“太子长何摸样,本郡主并不关心。本郡主会迅速将它忘记……”

她话未完,就被穆祈用手捂住了喋喋不休的嘴。穆祈将她拖进了树丛中隐匿了起来,低声道:“别吵了,有人来了。”

他们俩靠得太近,穆祈清浅的呼吸声时不时擦过她的耳垂,而她渐响的心跳声让穆祈微微皱了眉。不过,穆祈并未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穆青暖的身上,他整个人环抱着她,一手捂着她的嘴,一手搂着她的腰,全身戒备蓄势待发的他并未发觉两人的动作很是亲密,也没有发觉穆青暖微红的双颊。

心底某根弦莫名地一颤,穆青暖的脸颊暗自发烫。

她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她只有在心中不断地重复着:他是华言,是华言……前世,在段钰看来,华言就如同她的大哥。两人举止再过亲密,也不过是哥哥对弟弟的宠溺,是兄弟之情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直到有个身影渐渐从远处行进,定定地站立在那个用石头堆砌的墓碑之前。

墨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着,他一袭墨袍,青丝垂荡,步伐沉重,似与黑夜相融。

段宵……他怎么也来这了?

穆青暖做梦都未曾想过,她和段宵的第二次见面会是在这般情况之下。

只是,段宵的表情好似有些奇怪?!

似笑非笑的。

然而,看清是谁时,穆祈除了紧皱眉头外,不发一言。他压低身体,收敛气息,让自己隐匿在黑暗之中。


游戏排行榜
利发国际官网推荐游戏

关于本站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通行证注册

利发国际官网单机游戏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. 沪ICP备15054691号-1
Copyright?2004 - 2016guaigu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