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卓软件 > 言情小说 > 下玄月印花镜
下玄月印花镜
下玄月印花镜
  • 类型: 言情小说
  • 版本: v1.0
  • 大小: 12.00 MB
  • 标签:
4.5 (208评分)
扫二维码下载
游戏简介

玄月弯,花镜圆。世人皆不解情何为贪恋,昙花一现,怎值得倾其一生,只为你如花笑靥。

月下美人,于春秋两季的夜晚悄然开放,既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美丽,更是一种无言的悲壮。这便是昙花,我的名字也由此得来。

母亲谢氏是父亲唯一的妻子,是萧府的夫人。她告诉我,我出生之时,屋里的那株多年未曾开花的昙花终于绽放了。

我真的就像名字那样,存在的短暂,虽长的平凡,却也美的清新脱俗。母亲取名时只图名字美,却不曾想过,那美是如此短暂。我天生身体就比常人虚弱,也是明白了林黛玉“自吃饭起就吃药”的感受。每日端起桌上的苦药,似是这萧府的日子。虽苦的难以忍受,也只能选择接受,方能维持生命,苟延残喘。

母亲是萧府夫人,我亦是嫡长女,却因是女儿身得不到半点尊重。人人当我是将死之人,早已遗忘在角落里了,母亲舍不得我,多次满脸泪水,苦苦哀求那个精通黄岐之术的父亲给我治病,早日恢复常人的生活。父亲则是冷冷一笑,“哼,如今维持她的生命,以令我绞尽脑汁。倒不如赐她三尺白绫,早日了却残命。”听到这些话,我坚定要活下去,我要活下去!

萧家是医药世家,却医不好我的疑难杂症。也算是将妙手回春的名声扔去大海了。却也不知怎的,母亲生过我后,却再也没有过身孕。父亲一直都想有个继承医馆的人,因为我的存在,使他后继无人。他便恨我,却从不伤我,大概,是母亲的意思。

父亲接受母亲的建议,纳了妾室。何氏进门那天,对待母亲十分恭敬。看她那副善良又漂亮的皮囊下,不知有一颗多么丑陋狠毒的心。很快,何氏有了身孕,父亲从此对母亲也是冷落。等到何氏生下父亲唯一的儿子时,父亲脸上的笑意便在也藏不住了。父亲重视这个孩子,不让任何人靠近,寸步不离。越是父亲重视的东西,我越要毁了他!!

父亲把满月酒宴置办的甚是隆重,高朋满座,就连我,也务必出席。五年了,从我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的房间。今日,萧环给我梳洗打扮,眉目里透不出的忧伤也被我尽收眼底。“环儿,”从会说话开始说的第一句话。“何事如此忧伤?”萧环先是一愣,随后开口说到,“小姐原来是会说话的,环儿入萧府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。今日小少爷的满月酒,老爷如此慎重,怕是小姐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。”我握住她的手,“你懂事起就被卖到萧府,此后一直在我身边。我虽不曾待你如亲姐妹,却也不曾亏待过你。你为我如此着想,我很感谢。不过你放心,我自有主张。”

父亲在酒席上宣布了一件对我又悲又喜的事。母亲谢氏被贬为妾室,何氏则为妻。他怀里的婴儿取名“萧何”,从此就是嫡长子。母亲一脸平静,似是早已预料到。而我,也早就明了。母亲搬过来和我一起住,那间何氏曾住过的偏房,母亲自然不会去。倒是何氏,自然的住进了母亲的房间。

夜晚,我在院子里乘凉,脑海里是那个今天来闹事的小男孩。大家正开开心心的谈天说地,突然闯进来一个小男孩,五六岁的样子,哇哇大哭,边哭边喊“娘亲,跟我回家,娘亲。”何氏慌了脸色,最后被认为是要饭的小乞丐,给了点钱,打发走了。他眉清目秀,穿着是破旧了些,却也不至于沦落为乞丐。

“昙儿,这么晚还不睡。”母亲带了件衣服给我披上。我肤色苍白,又习惯一身素衣。白天不常落面,夜间出来,常常吓到家丁丫鬟。“想什么呢?”母亲温柔的声音像是水上的涟漪。

“娘,我叫什么名字。”母亲先是一愣,随后微笑着,“你叫萧昙。”

“不,娘,我不姓萧,我姓谢。此后我便叫谢昙。”

“昙儿,虽娘家姓谢,但夫家姓萧,嫁入萧家,娘便是萧谢氏,你又怎能姓谢?”

“可他何曾把我当过他的女儿?!姓萧的孩子只有萧何,他才是嫡长子。”

“你不要怪你的父亲,萧郎是有苦衷的。祖上有训,医术不得传女,须是嫡长子继承。你父亲无奈,才改妻立妾。他不是不爱你,只是不敢爱你。你的生命犹如风中残叶,随时都会凋零。萧郎夜夜难以入睡,在医馆找寻救治你的方法,嘴上不说,心里对你绝无半点排斥。这么多年了,萧郎寻医问药,至今不能找到根治的方法,只可以暂时维持你的生命。你每次喝的药,他都要不眠不休好多日,方能做成。”母亲说到父亲时,眼里的光芒不曾减退。

“他为什么纳妾?你也可以给他生男丁的啊。”

“我……身体虚弱,生下你后,无法生育了。只是那何氏实在狠毒,不知用了什么方式,让你父亲为她神魂颠倒。这不是你父亲的错,是何氏的诡计。”

“我不怪他,你不要多想了,我们回房间吧。”

萧环早就铺好了床,收拾好一切,我便让她退下了。我跟娘亲睡觉的时候,她的身体是冰冷的,我的体温已经比常人寒冷了,如今母亲竟比我还要冷。我立刻叫来下人,命令他们去找父亲。怎料想,父亲无论如何不肯出屋,何氏不让父亲出来,父亲竟如此乖乖听话!无奈,只好命令下人出去找个大夫,听闻是给萧府的妾室看病,竟无人前来,虽说曾经是正牌夫人,无论给他们多少钱,竟没有一个人愿意来。

我只好眼睁睁看着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,临死前,她不停的告诉我,“昙儿,你姓萧,不要怪你爹。你的心里永远不要有仇恨。”

我心如刀割,何氏,我要你生不如死!

第二天,父亲仿佛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,匆忙赶过来。可惜,昨晚我已经把葬礼置办完毕,为的,就是阻止他见我母亲最后一面,好让他抱憾终身。好在他对母亲还算有情有义,不然我做这一切都是徒劳。

“昙儿,你母亲的墓在哪,我去看看。”父亲强忍住眼里的泪水,哽咽着问我。

“在萧家的祖坟,我母亲虽为妾室,本没有资格进你家祖坟,但念在她侍奉你多年,又为萧家香火着想,甘愿为妾的份上,让我母亲入土为安吧。”

“你母亲病重,为何不请大夫?”

“萧家医馆名望甚高,又有谁敢来班门弄斧?”

父亲走了,或许是去看母亲,或许……去把伤心藏起来。

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,为什么母亲急于让父亲纳妾,又不跟何氏起冲突,哪怕何氏欺凌我们母女,母亲也容忍。说也奇怪,何氏除了言语的嘲讽,从未有过任何过分的行为。我终于懂得,母亲,早就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,以正妻之位换我安稳,一来为萧家添后,二来使我不受欺凌。母亲让我不要仇恨,为的就是我快快乐乐成长,能活一天就活一天。


游戏排行榜
利发国际官网推荐游戏

关于本站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通行证注册

利发国际官网单机游戏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. 沪ICP备15054691号-1
Copyright?2004 - 2016guaigu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